相关文章

大宗商品现货交易市场30年简史(十三)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是经国务院批准成立、民政部核准登记注册的全国性社团组织,其成立宗旨为遵守宪法、法律、法规,贯彻执行国家有关方针政策,遵守社会道德风尚,促进我国电子商务事业的发展。

  通常情况下,行业协会通过自己高质量的服务获得行业各方的认可和支持,而其服务的能力和效用也影响着社会各方的选择,进而决定它们的兴衰存亡。若协会的服务得不到其服务对象、捐赠者以及政府的认可,就不能证明自己的服务是必要和有效的,协会的服务能力就得不到提高,从而导致其走向衰落。

  在中国电子商务行业发展的过程中,中国电子商务协会可谓功不可没。但这个全国电子商务平台的“家长”却“晚节不保”,让整个行业痛心不已——2019年11月12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公布,北京破产法庭受理中国电子商务协会强制清算案。

  这是有史以来第一起对“国”字头的社会团体进行清算案。彼时,中国电子商务规模已是全球最大,阿里巴巴、京东、拼多多、滴滴出行等引领世界潮流;无锡不锈钢网、广西糖网、上海钢联、欧冶云商等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平台展现出传统商品交易市场转型后的无限发展前景。而中国电子商务协会作为电子商务领域的全国性行业协会,竟沦落到如此下场,实在令人唏嘘。

  成立于2000年6月的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是由工信部申请,经国务院批准,民政部核准登记注册的。后因内部管理混乱,连续三年未年检,甚至连政府主管部门、行业、媒体记者都分辨不出宋玲和张会生谁是线日,民政部对其作出撤销登记处罚,并列入严重违法失信名单。此后,更有“影子协会”携秘书处公章“行走江湖”,招摇撞骗。

  此前,中国青年报曾报道了中国电子商务协会内部存在的诸多问题:设立了众多分会、研究院、专业委员会等分支机构,许多机构功能相似、叠床架屋。试想,同一领域设立近百家分会、专业委员会、研究院等分支机构,其混乱程度可想而知,而且大多分支机构由企业或利益团伙控制,操盘者触角广伸,哪里有风口就伸展到哪里。以金融科技领域为例,在中国电子商务协会名下设立了大宗商品专业委员会、区块链技术研究院、区块链专业委员会、金融科技研究院、互联网金融委员会、互联网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旅游委员会、数字金融研究院等。更为讽刺的是,这个被民政部列入“社会组织严重违法失信名单”的协会,竟然还成立了“中国电子商务协会反欺诈中心”,只要钱到位,秘书处“大章一盖”,便可代协会行使“行政许可”职能,准许其设立有“诚信”“信用管理”“执法权”“裁判权”“立法权”功能或字样的分支机构,如诚信与法制建设委员会、互联网消费委员会、诚信认证与争端裁决委员会等。

  这些被“授权”的分支机构自然不会做赔本买卖,便到处卖牌圈钱,只要企业交够钱,便立即让你“草鸡变凤凰”。比如,如雷贯耳的非法集资平台火钱理财、民信贷、掌悦理财、爱钱进、玖富、恒昌、资邦金服、中融民信、三信贷、唐小僧、招财猫等,都获得过所谓中国电子商务协会给予的荣誉称号:“行业诚信龙头单位”“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反欺诈系统介入单位”“企业信用评价AAA级信用企业”……

  无疑,这时候的中国电子商务协会给某些公司和个人在社会上招摇撞骗提供了条件和便利,严重损害了市场环境和社会风气。

  公开资料显示,“影子协会”的秘书处并不是跑龙套的小角色,而是利用盖印章大量发展分支机构和开展涉企收费服务。秘书处“卖官鬻爵”成为公开的秘密,一个个分支机构出炉并由此诞生出几百个正副会长、院长、秘书长,众多平台在这些所谓“行业领导”的引导下,坑害了一批又一批的“投资者”。

  中国青年报发表的《近2000万元资金所去何踪中国电子商务协会谜影重重》报道说,该协会从2001年7月24日至2011年12月1日,有1923万元的支出没有明确的收款账户和开户名,也缺乏相关合同与协议作为凭证。资料显示,公开设立或挂靠中国电子商务协会的分支机构有近百家,每成立一家分支机构,协会都会以各种形式收取数十万元的年度管理费。

  据悉,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曾多次起诉主管部门工信部“严重行政不作为”。对此,工信部辩称,原告的理事长张会生未按照《中国电子商务协会章程》履行换届手续,其担任理事长不合法。然而工信部提交的证据又否定了自己,《关于同意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换届结果的函》证明原告换届完成,符合法律程序;《社会团体法定代表人变更通知书》证明2012年4月13日民政部同意张会生作为协会事理长、法定代表人合法有效。工信部提交的《中国电子商务协会理事会决议》《北京市邦盛律师事务所关于中国电子商务协会理事会会议律师见证书》,则又把上述两个对立的观点推翻了——证明原告的理事会决议罢免了张会生的理事长职务并进行了律师见证。

  另外,工信部辩称其完全履行了职责,不存在行政不作为。可笑的是,从2008年到2018年长达10年时间里,工信部作为中国电子商务协会的主管单位,竟然说不清谁是线年间,行业要么“群龙无首”,要么“李逵李鬼”不分,混乱程度可想而知。

  据“〔2019〕京行终2289号”行政判决书记载,中国电子商务协会称,是工信部的不作为导致民政部对其作出予以撤销登记的处罚,协会无法以法人身份举报贪腐,严重干扰了其举报前任会长涉嫌贪腐的司法程序。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戴市场的帽子、拿政府的鞭子、收企业的票子”,还管不好自已的“钱袋子”,甚至沦为“权钱交易场”。这样的行业协会,除了饱受诟病,其所暴露出来的法人治理结构、内部运行规范、财务审计等多方面问题,值得各方反思。

    
     微信
关注微信